香港六资料
科幻片的硬核崛起与科幻剧的多元裂变
更新时间:2019-02-23

今年春节档电影的最大赢家,非国产科幻片《流浪地球》莫属。

如果说《流落星球》将视角锁定在浩瀚宇宙、人渺小如蜉蝣,但为了生存不惧与外界抗争的硬气与魄力,是人类主动将渴望之光的触角向外延伸;那么《猖獗的外星人》则让来自另一星球的物种落入地球的“笼子”,与人类发展一场啼笑皆非的跨物种对决,是对底层正人物跟西方神秘组织善恶人性的向内深挖。

除却为人所津津乐道的、占总镜头量超90%的2000多个视效镜头,《流浪地球》把圈层观影演变为全民社会事件的最为成功之处,在于以宏观宇宙观为基石,精准打出了多少张情感牌。

内容过硬、口碑发酵,长尾效应持续的同时,该片正以刚强的生命力在海外扬帆远航。17日晚间,《流浪地球》官博宣布——北美上映11天,揽获382万美元票房,成为近五年来中国电影在北美票房的最高纪录。

对父辈传统精英主义价值观的解构,刘启等子辈一代用前瞻性的思维体系从新建构了宇宙观,进而在新旧交替进程中实现“与时俱进的人类福气奇特体” 的主旨升华。

本月初公映的两部科幻片《流浪地球》《疯狂的外星人》都创下了票房与口碑齐飞的佳绩。两者皆根植于刘慈欣所著的科幻小说。一悲一喜,天壤之别的调性注定了两部影片叙事手法和故事结构、铺陈节奏的迥异,甚至营造出某种内与外的方向对立。

中国科幻元年的呼声愈发高涨,电影圈一派星火燎原。反观剧圈,被冠以科幻头衔的剧集,显现的却是冰火两重天——五毛特效的冰点与翻新可嘉的沸点并存。同为科幻题材,为何电影和剧的差别就那么大?有不让两者融合的方法?

科幻电影,究实在质,是个别人在面对未知所有的生存手册。主创们以澎湃灵感和艺术激情为驱使,倾尽毕生所善于一役,最终暴发出花火四溅的灵魂号令与人生投射。光影,便是记录广袤星海和世间百态的载体。

1

切实,自1980年上海电影制片厂出品了我国首部科幻电影《珊瑚岛上的去世光》、掀起新类型片子的摸索浪潮,之后的近四十年,国产科幻片历经沉浮与停摆。诸多因素叠加下,中国科幻迷们只能在好莱坞爆米花科幻片里满足爽感。与此同时,他们始终在等,等着一部可能让中国人在世界扬眉吐气的硬核科幻片。

作者|申敏

与“小破球”的辉煌遥相辉映的,是另一部同档期的科幻喜剧片《猖狂的外星人》。宁浩+黄渤+沈腾组成的新铁三角,用荒诞戏谑的叙事方式将20亿+票房收入囊中。

崛起的国产科幻片,风景无限

这部以“小破球”自居的影片,在20日零点,票房冲破40亿,不仅早已反超定格在36.48亿的《红海举措》,跻身中国影史内地票房排行榜亚军,更是向50亿总票房动员进攻。

两部影片各有千秋,统一的是对国产片类型化的多元探索,跟对中国电影生态图谱的极大丰富,这也为中国科幻元年的萌芽供应了肥沃的养分。

此时诞生的《流浪地球》无疑满足了中国科幻迷们压抑已久的宿愿,他们自然会举起这个国产科幻片的新标杆,卖命呐喊。